当前位置:首页  /  致公风采    /   党史人物    /  文章详情

沧桑不移赤子情
——记致公党天津市委会原主委陈荣悌
市委会   梁智梅   2017-05-26  浏览数:

今年,中国致公党迎来90华诞。在这个光辉的日子里,我作为一名在致公党天津市委会工作了26年的普通机关干部、致公党员,心情无比激动和感慨。回忆往昔,其中最令我难忘的是老一辈致公党员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肝胆相照的坎坷历程,是他们把自己的一生与祖国融为一体,誓与祖国共荣辱、同患难的赤子情怀。

1998年,我受领导委派,对曾担任致公党中央委员、天津市委会主委,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八届全国政协常委,天津市第六届政协委员,天津市第七、八届政协常委,天津市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着名的科学家、教育家,南开大学教授陈荣悌先生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专访,并完成传记文章《一生实践着“科教兴国”的信念》。从此,陈荣悌教授的人生足迹便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中,不停地勉励着我,鼓舞着我……在纪念致公党成立90周年的今天,我想,老一辈知识分子的人生旅程对当今的年轻一代,同样具有教育意义。

陈荣悌的一生历经社会动荡,时代变革。面对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社会黑暗,早在青年时期,陈荣悌便萌生了“教育救国”和“科学救国”的思想。

童年时正值军阀混战,战乱频仍,民不聊生;青年时又遭遇了抗日战争的苦难。陈荣悌面对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社会黑暗,感到非常愤慨和失望。他认为中国之所以受帝国主义的欺侮,主要是由于人民贫穷愚昧,生产落后。如何使贫弱的祖国变得强盛,贫困的国民变得富裕,不再受人欺侮,曾一度困扰着青年时期的陈荣悌。

不久,陈荣悌遇到了他的初中化学老师。化学课上,这位老师非常善于利用兴趣性和启发性相结合的教学方式,通过幻化和直观的化学实验来诠释深奥的化学原理,这一切都深深地吸引着少年的陈荣悌,让他感到妙趣横生。用这种化学方式来改变物质的性质使之服务于人类、造福于国家,特别是改造旧中国贫穷落后的面貌,成为他的美好理想。因而,早在青年时期陈荣悌便萌生了“教育救国”和“科学救国”的思想。

1947年陈荣悌赴美公费留学,1952年在印第纳大学获博士学位。在美国学习期间,看到那里发达的经济状况和优越的生活条件,他想到的不是如何享受,而是怎样学成回国,用所学到的知识报效祖国。1949年,陈荣悌参加了“北美洲中华自然科学工作者协会”,经常与一些爱国学生一起讨论国内的形势,探索学成后如何回国做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从国内传来不少振奋人心的消息,成渝铁路通车、武汉长江大桥动工兴建、淮河治理、抗美援朝的胜利等,都使他振奋不已,使他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和未来。

他住在美国的洋楼里,远离故土亲人,生活上虽然优裕,精神上却找不到家园……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怕他们这些留学生回到新中国,就把他们的护照都没收了,不许离境,违者罚款或判刑。许多留学生因申请回国而遭受美国当局的歧视、监视、审讯、拘留、入狱等种种迫害,万般无奈之下,陈荣悌只好先在美国找工作。1954年,他在美国支加哥大学的低温研究室做研究员,从事美国原子能委员会的研究工作,并被该委员会誉为“美国最需要的科学家”。

此时的陈荣悌在美国已然拥有了汽车、洋房、高薪、优越的科学研究和工作条件。但他住在美国的洋楼里,远离故土亲人,生活上虽然优裕,精神上却找不到家园。他深深地感到寂寞,他想念故乡的山山水水,牵挂着海那头的家。他在千方百计的寻找机会回国。

陈荣悌所从事的科学研究是美国原子能委员会的项目,该委员会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应是美国公民,所以要求他必须加入美国国籍。他表面上答应美方的要求,实际上是利用美国移民法中关于外国人要成为美国公民需要到美国驻外使馆领取移民签证这个空子,筹划回国。当移民局官员问他要到何地去办理移民签证手续时,他提出去香港。移民官员说:香港离大陆太近,不行。他只好又说去西德。移民官员劝诱他说:“美国是天堂,千千万万的外国人都想到美国来,你切莫错过机会。”又说:“大陆没有饭吃,象你这样受到过美国高等教育的人回到大陆要被杀头的。”对此,陈荣悌只是报以淡淡的一笑。

法国“自由号”轮船慢慢地驶离纽约港,陈荣悌怀着激动的心情在甲板上眺望着渐渐远离的美洲大陆,他离祖国越来越近了……

1954年8月11日,法国“自由号”轮船慢慢地驶离纽约港,陈荣悌怀着激动的心情在甲板上眺望着渐渐远离的美洲大陆,庆幸自己经过两年的筹划终于摆脱了美国政府胁迫,就要回到祖国的怀抱。

在法国巴黎,他走进旅行社代订的旅馆时,美国驻法大使馆已派人在那里等候,并要求他赶快办完移民手续后就回美国去。陈荣悌原计划在法国、德国、瑞士旅游后去意大利,乘轮船到香港转道回国。听到美国驻法大使馆的通知,他意识到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盯上了他,心里十分焦急,因而当机立断,决定直奔日内瓦,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内瓦总领事馆寻求帮助。

领事馆的同志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叫他躲起来,免得被美国特务绑架回去。领事馆的同志问起他在美国的生活情况后说:“美国可以有汽车、洋房,生活比较富裕,但回国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新中国刚成立不久,各方面都存在不少困难,在国内生活可能苦一些。”他毫不犹豫地说:“没关系,过去我也吃过苦,我爱的是祖国,不在乎物质生活的好坏,只要吃饱饭就行,能为国家出力,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富强的国家,我就心满意足了。”总领事说:“你的一颗爱国之心真是难能可贵,回国后定能发挥专长,为祖国建设贡献力量。”是的,当时的陈荣悌不懂得什么是马列主义、社会主义,但是希望中国富强,愿为祖国效力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在领事馆同志们的协助下,他终于回到了阔别七年,而又时时刻刻魂牵梦绕的祖国。

在党的培养教育下,他由一名单纯的爱国者逐渐成长为一名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即便在“文革”中被打成“美蒋特务”,他也始终没有动摇对共产党、对社会主义祖国的信心。

回国后,陈荣悌看到新中国欣欣向荣,人民安居乐业,社会秩序安定,建设蓬勃发展,内心倍觉兴奋,他深切地感到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人民才能彻底翻身解放,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在北京时,陈荣悌还有幸参加了天安门的国庆纪念活动。金秋季节的北京,披上了节日的盛装,到处是载歌载舞、欢腾兴奋的人群和手举彩旗、高呼口号的游行队伍。年轻的陈荣悌被这种激动的、从未见过的场面深深感染,以致热泪盈眶。想到自己追求的理想,为国报效的夙愿终于实现了,心情无比的激动。当时,党和政府正号召向科学进军,他们这些人被当作国家的宝贵财富看待,陈荣悌就暗下决心,一定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贡献毕生的精力。

在党的培养教育下,他的思想有了很大提高,由一个单纯的爱国者逐渐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即便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成“美蒋特务”,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他也始终没有动摇对共产党、对社会主义祖国的信心。“文革”后,掀起一浪浪的出国潮,他却丝毫没有这种打算。他经常说:“中国是我的祖国,是我的家。现在青年人没有新旧对比,不了解我们今天的社会安定来之不易,他们只有横向比较,总觉得外国比中国好,这是对中国国情和历史不了解,应该加强国情和爱国主义教育。”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虽然年逾古稀,但他依然为振兴中华矢志不渝。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知识分子又迎来了春天。陈荣悌虽然年逾古稀,但依然为振兴中华矢志不渝。他常说:“我所获得的荣誉都属于我的祖国,因为是祖国养育了,振兴祖国的科学、教育事业是我攀登科学高峰的力量源泉,离开了祖国的强有力支持我将一事无成。”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步入花甲之年的陈荣悌继续他在五十年代就开始并在国际化学界引起轰动的线性热力学函数关系的研究,并用大量实验结果证明上述关系在配位化学中的存在。多年来,他到过许多国家访问和讲学,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他曾在国内外发表论文280多篇,其中“络合物化学中的直线自由能关系”一文曾获天津市1979年优秀成果二等奖;“络合物化学中的线性热力学函授数关系”、“溶液配位反应的热力学及动力学研究”和“超分子体系中的分子识别”分别于1986年、1991年和1998年获国家教委优秀科技进步二等奖。同山西省化工厂合作,研制成功的氯丁橡胶生产中乙炔二聚反应的NS-02新型催化剂,属国际首创,获1985年国家发明三等奖,化工部在氯丁橡胶全行业中推广应用,获得了非常可观的经济效益。

在教书育人方面,陈荣悌培养了30多名硕士生、20多名博士生,并与国外联合培养博士生数名。1980年他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87年苏联科学院授予他邱加耶夫奖状和奖章,1989年他的名字被列入了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出版的《世界名人录》和美国传记学院出版的《国际杰出人物词典》。

“莫道夕阳桑榆晚,枫叶红于二月花”。很多年前,陈荣悌教授曾经告诉我说:“我非常珍惜我的晚年所作出的一些成就,那是与党和政府的鼓励、关怀和支持分不开的,党的知识分子政策、统战政策给了我力量,使我有可能、有条件、有机会发挥余热,祖国盛逢春天,我的生命也在春天之中。”

今天,陈荣悌教授已经离开我们十四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我眼前,他的谆谆教导不停萦绕在我耳畔……在中国致公党90华诞之际,我最想告诉他老人家的是,他的精神和事业薪火相传、后继有人,他挚爱的祖国更加强大、更加欣欣向荣。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