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致公风采    /   党史人物    /  文章详情

蕴聚着正能量之光—忆许乃波主委的几件事
市委会   汪莹   2017-05-10  浏览数:

第一次见许乃波先生是1985年的7月,在天津去北京的软席列车上,当我和来自加拿大的亲戚用闽南话交谈时,许老从他的座位走来,用闽南话与我们攀谈起来。临分手时他给我留下电话,希望我能加入致公党,但当时我对民主党派毫无认识,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些党派人士受冲击,使我心有余悸,我没有给许老打电话。

再见到许老时是1989年的“三八”国际妇女节,我入致公党后的第一次活动。许老在会上讲了话,并带头为天津弱智学校捐款。92年,我被选为中国致公党天津市委会专职副主委后,与许老接触多了,感受到这位前辈对己要求严格,待人和蔼可亲,幽默、热情、坦率。每次去探望他,都给我们准备好糖果蜜饯及瓜果,并再三劝我们多吃些。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许老耄耋之年学而不倦的精神,就在他逝世前不久,还几次打电话请机关同志帮他购买德文书籍,许老在自修德文,这种学习精神实在让人敬佩。市委会组织一些学习报告会他都参加。97年春,市委会组织有关香港的报告,起初许老要来参加,后因其他原因说来不了,但报告会开始时他来了,悄悄在后排就座,听得那么专心入神,会后当我们深表歉意,为让这么高龄的老人挤公共汽车而自责时,他却平淡地说:“不想打扰你们”。这就是许老的一贯作风,谦虚、简朴,尽量不打扰别人。

许老作为由宋庆龄组建的“保卫中国同盟”的骨干成员,在抗日战争中参与了把国际救援,特别是华侨募捐及时送到抗日前线及根据地,如捐资、药品、医疗器械及各种生活用品,尤其是送给八路军、新四军及广东东江游击队所付出的就更为艰辛危险。当皖南事变发生后,在揭露皖南事变的真相和国民党右翼分子破坏抗日的阴谋,维护抗战联盟,澄清国际视听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但是他很少谈自己,直到在缅怀他老人家时,好些长期不被大家了解的事才逐渐浮现出来。如1945年抗日胜利后,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董必武等在重庆谈判期间,专程到“保盟”致谢,许老见到这些领导人,但他从不炫耀,而是把成绩记在“保盟”,归功于宋庆龄的领导。从中再次彰显了许老的谦逊美德。我们为我党市委会有这样的人物感到自豪和骄傲。

工委会的温世琨副主委在退休后长期住在日本,但他一如既往一直关心市委会的工作。自我到市委会任职后,总与温老有书信往来,至今我仍保存着温老给我的十几封信件。有次我告诉温老,许老身体欠佳住院了,温老见信后立即给我复信,信中写道:“听到许老因心脏欠佳住院的事,深表担心,许老对我的缺点毫不保留地提出当面批评,而听说在他人面前则又对我多加美言,我始终感到能有这样的前辈个人幸甚,我党幸甚”。我想凡与许老接触数次,便会产生于温老同样的感受,会赞同温老对许老的评价。温老每次回国,总会去探望许老,有次,陈荣悌主委知道了,一定也要同去,我与他们同行,在这次聚会中我拍下这三位老人的合影,并一直珍藏着。他们是对致公党天津市委会的创建、发展有贡献之人,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吧。

市社会主义学院曾多次约许老要拍摄录像,记录他鲜为人知的历史和对统一战线工作的贡献。许老很谦虚,就被他一次次往后推迟了。当他们听到噩耗时,那种巨大的遗憾感是任何言语也表达不出来的。从中使我感受到作为统一战线工作者,他们对民主党派中、这些对革命有贡献之士感情是多么的真挚,把未完成的工作视为无可挽回的损失,我也被深深地震撼了。

许老身上蕴聚着令人景仰的正能量,在中国致公党成立90周年之际,缅怀他在抗日期间的卓越贡献,要发扬许老的爱国主义和一生跟共产党走的崇高品格,把许老的精神继承下来,我想这是对许老最好的纪念。

 

上一篇                    下一篇
?